宁波太平鸟张江平兄弟被调查

  A 股上市公司太平鸟今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江平、张江波因与一致行动人涉嫌超比例持有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宁波中百股票未披露,且在限制期内违规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张江平、张江波此前就曾引起市场关注,2018年,两兄弟曾与泽熙系争夺上市公司宁波中百的控制权。

  根据宁波中百2017年报,宁波中百的实际控制人为徐柏良,徐柏良正是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之父,宁波中百此前也往往被市场视为是徐翔和泽熙实际控制的公司。

  涉嫌超比例持有宁波中百未披露 太平鸟实控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太平鸟(603877.SH)今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于 2019 年 1 月 10 日接到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江平、张江波当日分别收到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编号:甬证调查字 2019014 号、甬证调查字 2019015 号)。因与一致行动人涉嫌超比例持有宁波中百股票未披露且在限制期内违规交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张江平、张江波立案调查。           

  资料显示,张江平先生现任太平鸟董事、董事长,张江波现任太平鸟董事。张江平、 张江波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

  不过,太平鸟公告强调,上述立案调查事由不涉及太平鸟公司本身,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张江平曾与泽熙上演宁波中百股权争夺战

  此番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张江平、张江波此前就曾引起市场关注。2018年,两兄弟曾与泽熙争夺上市公司宁波中百的控制权。

  2018年4月24日晚间,宁波中百公告披露要约收购报告书,收购人宁波鹏渤向宁波中百除了汇力贸易、鹏源资管、张江平以外的全体股东发出部分要约收购,预定收购的股份数量占当时宁波中百总股本的27.65%,要约价格为12.77元/股。与此同时,收购人与太平鸟集团、阮润投 资签署无息借款协议,最高额度达6亿元。要约收购主体宁波鹏渤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金2亿元,宁波鹏渤法人代表为张江平。

宁波太平鸟张江平兄弟被调查

  对于收购的目标,收购主体宁波鹏渤表示,是看好宁波中百的发展潜力,并通过此次收购成为宁波中百单一第一大股东。事实上,如果按照收购人拟定的收购股份上限,宁波鹏渤将超过泽熙系,成为宁波中百的最大股东,从而获得控制权。

  不过,这一切并不顺利,遭到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西藏泽添的低制。

  根据宁波中百2017年报,宁波中百的实际控制人为徐柏良,徐柏良正是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之父,宁波中百以往常被市场视为被徐翔和泽熙实际控制的公司。

  徐翔早已入狱。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一审宣判,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同时并处罚金。

  不过,根据上述宁波中百2017年度的年报,泽熙系仍应能对宁波中百发挥影响力。

宁波太平鸟张江平兄弟被调查

  作为反击,2018年5月5日,宁波中百(600857)公告称,泽熙系的西藏泽添提出修改公司章程的临时提案,特意限制了股东的持股时间和董事会成员连任要求。

  临时提案规定,召集股东大会的股东应连续270日以上持股比例不得低于10%;股东大会上,股东必须连续27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并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才有权向公司提出提案。而该270日的持股时间要求在原章程中并没有,该日期将限制刚刚进入的要约收购方的部分权利。

  在此番泽熙系低制后,双方最终各退一步,在距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将满60天之际,宁波中百(600857)控股权之争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2018年6月22日晚间,宁波中百再次发布公告,宁波鹏渤投 资有限公司与宁波中百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 资发展有限公司协商一致并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上述公告披露,宁波鹏渤同意对要约收购方案进行调整,要约收购的股份数量为1267.15万股,占宁波中百总股本的5.65%。要约收购完成后,宁波鹏渤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共同持有宁波中百总股本的10%,要约收购价为12.77元/股。这意味着宁波鹏渤放弃了此前成为第一大单一股东的要求。

  截至2018年8月9日,此次要约收购的清算过户手续已经办理完毕,宁波鹏渤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宁波中百10%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