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房企:不再大举拿地,业绩增长最慢,负债率最低,经营现金流表现最好

  2018年前三季度,小型房企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在四组房企中都是最慢的,分别为0.6%和18.3%。但是毛利率和净利率在四组房企中最高,分别达到38.7%和17.8%,可能是由于在行业集中度提升的大背景下,小型房企将部分利润率不高的项目转让给了别的开发商,只留下了利润率最高的项目自己开发。从费用率来看,小型房企的销售+管理费用率在四组房企中第二低(仅次于龙头房企),为7.6%,可能是因为小型房企不再积极扩张。此外,小型房企的投 资收益增速在四组房企中最快,达到475.1%,投 资收益占净利润的比例在四组房企中第二高(仅次于中型房企),达到23.3%,这或许是因为中小型房企同其他开发商合作的项目中有很多没有并表。小型房企少数股东损益占净利润的比例在四组房企中最低,只有8.7%,少数股东权益占净资产的比例也最低,只有9.4%。小型房企资产结构中货币资金的占比明显高于其他三组房企,达到14.7%,说明小型房企在实现销售回款之后没有再去大举拿地,而是加大了货币资金的持有量。小型房企的货币资金对短期有息债务的覆盖倍数在四组房企中是最高的,达到2.55倍,短期偿债能力很强。无论考不考虑隐性负债,小型房企各口径下的资产负债率和净负债率都是最低的,这可能是因为小型房企主动去杠杆,在现有项目实现销售回款之后,不再大举拿地;此外,也可能是小型房企信用不足,难以加更高的杠杆。从现金流量表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小型房企经营活动现金流流入最多,小型房企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不再大举拿地,因而经营现金流出现净流入。从筹资活动现金流看,小型房企筹资现金净流入规模大幅下降,由正转负。这可能一方面是由于房企融资环境不断收紧,中小型房企获得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是因为小型房企不再大举拿地,融资的需求不强。

  ※ 龙头房企:依靠销售回款内生增长,很好地平衡了规模增速与利润率,负债率第二低,短期偿债能力最强,筹资现金流表现最好

  龙头房企很好地实现了规模增长和盈利能力之间的平衡,2018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在四组房企中都是第二快的(仅次于大型房企),分别达到40.9%和60.7%。毛利率和净利率都是第二高(仅次于小型房企),分别达到35.5%和15.6%。销售管理费用率在四组房企中是最低的,只有6.1%。其少数股东损益占净利润的比例在四组房企中最高,达到29.5%,少数股东权益占净资产的比例也最高,达到33.4%。说明龙头房企跟其他开发商合作且由自己并表的项目比较多。从资产结构来看,其长期股权投 资和其他应收款的占比在四组房企中是最高的,近五年这两类资产的增速也是各类资产中最快的,说明龙头房企同其他房企合作开发的项目较多。从负债结构来看,预收款占比明显高于其他三组,达到了40.0%,预收款本质上占用的是购房者的资金,是一种经营杠杆,这说明龙头房企更多依靠销售回款内生增长,而不再过度依赖有息负债杠杆。剔除预收款后,龙头房企其他应付款的占比明显高于其他三组房企,说明龙头房企同其他房企合作开发的项目较多。截至2018年三季度,龙头房企货币资金对短期有息债务的覆盖倍数在四组房企中是第二高的,达到1.89倍;在多数口径下,龙头房企的资产负债率和净负债率是第二低的(仅次于小型房企),这可能是因为龙头房企已经度过了依赖杠杆扩张的阶段,主要依靠销售回款而不是有息负债来实现扩张。但龙头房企的非并表子公司负债(估算值)较多,可能是因为龙头房企更多的采用了合作开发模式。从现金流量表来看,虽然2018年前三季度房企融资环境不断收紧,但是龙头房企筹资活动现金流依然维持大规模净流入,规模同比增长50.0%,远强于其他三组房企,融资的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趋势十分明显。经营现金流和投 资现金流大规模净流出,说明龙头房企继续保持了较大的拿地力度,且招拍挂和收并购等多种拿地方式并举。

  ※ 大型房企:业绩增速最快,利润率最低,费用率最高,负债率最高,明股实债较多

  大型房企业绩增长速度在四组房企中是最快的,2018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速分别达到36.9%和72.7%。但其毛利率和净利率在四组房企中也是最低的,分别只有30.5%和11.2%。其销售管理费用率在四组房企中是最高的,达到8.4%,这可能部分因为大型房企销售规模处于快速扩张期,因而费用随销售规模的扩张迅速膨胀,并且直接进入当期损益;但是营业收入的结算存在滞后性,当期结算的营业收入规模小于当期实现的销售规模,费用率的分子分母不匹配,导致费用率显得较高。少数股东权益占净资产的比例持续大于少数股东损益占净利润的比例,大型房企两个比例的差距明显高于其他三组房企,少数股东权益占净资产的比例34.3%(第二高,仅次于龙头房企),而少数股东损益占净利润的比例只有17.2%(第三高),两者差了17.1个百分点。这可能是因为大型房企作为追赶者,为了追求规模的快速扩张,较多地进行了前端融资,因而明股实债的融资方式使用得更多。从负债结构看,大型房企明股实债融资占比(估算)明显高于其他几组房企,占剔除预收款的总负债的比例达到了7.7%;大型房企在除了“应付债券”之外的所有负债科目里增速都是四组房企中最快的(应付债券增速最快的是龙头房企,大型房企第二快),说明大型房企作为追赶者,在规模快速扩张的过程中将各种融资方式都用到了极致。到期债务(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占剔除预收款后的总负债的比例在四组房企中最高,达到23.0%,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截至2018年三季报,大型房企货币资金对短期有息债务的覆盖倍数在四组房企中也是最低的,只有0.79倍。无论考不考虑隐性负债,大型房企各口径下的资产负债率和净负债率都是最高的。这可能是因为大型房企作为追赶者,正处于杠杆扩张阶段,同时自身信用相对较好,有能力加较高的杠杆。

  ※投 资建议:

  通过深度分析行业财务报表,我们发现2016-2017年高峰期的销售陆续进入结算期,地产公司业绩进入收获期,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快速扩张,分组来看大型和龙头房企持续高增长,中小型房企营收规模扩张陷入停滞。从负债率来看,我们发现在各口径下,小型房企都是负债率最低的,这可能是因为小型房企主动去杠杆,在现有项目实现销售回款之后,减小了拿地投 资的力度;此外,也可能是小型房企信用不足,难以加更高的杠杆。大型房企的负债率最高,可能是因为大型房企作为追赶者,正处于杠杆扩张阶段。从经营现金流来看,除龙头房企外的其余三组房企经营活动现金流均出现大规模流入,而龙头房企反而出现了小幅的现金流出。从筹资现金流来看,龙头房企优势明显,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趋势非常明显。对于股票投 资者,我们推荐保利地产(600048,股吧)、招商蛇口等行业龙头,以及新城控股等高增长大型房企;对于债券投 资者,我们建议关注小型房企中负债率较低、扩张意愿不强、外部信用评级较低但真实风险不大的标的,以寻求超额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