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风物志】

  一座古桥几经修葺古韵依然

  据说每一座桥都是一场回忆,潘火桥便是如此。它是一座横卧在中塘河上的桥梁,800多年过去了,虽然几经修葺,但它依然还保留着古韵,和桥下静静流淌的河水一道,见证着潘火这块土地,日新月异,不断发展壮大。

  现在的潘火桥算不上太起眼,它位于宁横路潘火桥社区附近,比起桥边知名度越来越高的蔡氏宗祠,从历史的长河中一同走来的潘火桥多少显得有点落寞和苍凉。它的风头甚至也会被不远处的潘火高架桥盖过,毕竟那是新时代的产物。

  但是这座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桥,虽然在岁月的长河中不断被修葺拓宽,几乎已经丢失了它原本的模样,但是它身上承载的乡愁却是无法被抹去的。

  因为建造轨道交通的缘故,现在潘火桥一边的桥栏还被工程围栏包围着,只剩另一边的桥栏完好地显露在世人面前。走近一看,“潘火桥”3个字清晰可见,一旁4个小字刻着“梅园山人”。

  其实最早的潘火桥是座单孔石板桥,桥面由两块约3米长的石板组成,宽约2米,引桥台阶与桥脚都是用块石与条石砌成。1969年,为抗洪排涝,邱隘区水利会斥资在原址重建,重建后的潘火桥为单孔宽桥门钢筋水泥结构机耕桥,桥面长12.6米,宽2.7米,桥上两边设水泥钢筋护栏,桥面可通拖拉机。1979年,宁横公路拓宽改造,拆除潘火机耕桥,建双孔5米宽公路桥,将原钢筋水泥结构机耕桥桥面迁至中塘河北岸花园河段上改作花园桥。1987年,再次拓宽改造宁横线潘火段公路,将潘火5米宽老公路桥改建成宽约12米公路桥。1999年,为适应乡域经济与交通发展需要,宁横公路全线再次改造拓宽至20米,潘火公路桥也随之重建拓宽。2008年,鄞州区委、区政府以及区交通局对潘火公路桥再次重建,于2010年竣工,新建潘火公路桥,桥面宽40余米。

  一路走来,其实潘火桥已成了代名词,一个社区因其得名,一个街道因其存在,它身上承载的乡愁,早已超越了本身的功能和作用。

  B【旧时光】

  一段传说道出潘火桥由来

  说起潘火桥的由来,在民间有4种不同的说法,其一是蔡氏先祖自外地迁到丰乐,宋淳煕年间潘火蔡氏一世祖又从丰乐乡迁此,为不忘祖地,故名;其二是传说历史上有神鸟搬火落脚于此,故名;其三是潘火桥地处中塘河中段,历史上集市贸易兴旺,货物搬运繁忙,故名搬货桥,别名搬火桥,曾于清咸丰年间重修,光绪年间改称潘火桥。

  但“白鸽为媒,御史择婿”的说法流传最广。相传,北宋后期,为防遭金兵焚掠之战乱,蔡氏始祖靖庄公携眷迁入鄞南丰乐乡蔡家弄定居。靖庄公聚居蔡家弄至六世,于宋淳熙三年,得重玄孙名楷,字子式。子式10岁时,一日在家门前放鸽玩耍,谁知那鸽子向前飞去,子式急向它追去,向北追了三十余里。当追至童王村时,那白鸽飞进了王御史府第花园。王御史问子式从何地而来,子式就将从南面追飞鸽之事一五一十讲了岀来。王御史见天色已晚,问子式愿不愿意留宿府中,子式频频点头。几日过后见无人来认领,王御史就收子式为儿子。过了六七年,便招他入赘为婿。婚后一日,子式向王御史道岀想自立门户的想法,王御史答应女婿的要求,为占卜到好彩头,便让他搬一盆火向南走,盆中的火在哪里烧得最旺就在哪里定居。结果行至中塘河旁,盆中的火烧得最旺,小夫妻俩便决定定居此地,并叫来石匠在此筑桥,定名为搬火桥,子式(蔡楷)便是潘火蔡氏始祖千八一公,这搬火桥一直叫至清光绪年间才以原名的宁波话谐音改称潘火桥,那鸽子成了蔡氏会旗标志。

  现在住在潘火桥社区的蔡宝娣就是蔡氏后人,今年68岁的她笑着说,这辈子就没离开过潘火桥,即使到了相亲年纪,也总觉得别处没有潘火桥好,于是便嫁了当地人。“拆迁前,我家的位置就在现在蔡氏宗祠后面几进。”

  拆迁前,潘火桥村由潘火桥和杨家漕两个自然村组成,蔡宝娣就是潘火桥人。她说不知多少次,当年潘火桥这一带的场景出现在她的梦里。“以前,这里是莫枝、横溪等地通往宁波府的水上交通要塞,凡是鄞县东乡进城的船,都要从此过。”一艘艘从桥下经过的行船,成为蔡宝娣童年深刻的记忆。那时还没有机动船,为了加快船的行进速度,船主会雇佣纤夫,船在水里行,纤夫在岸上走。船来船往的热闹场景一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随着公路的不断拓宽,行船也渐渐退出了潘火的历史舞台。

  C【守望者】

  一生轨迹因潘火桥而改变

  今年69岁的钟元松是土生土长的杨家漕人,采访之初,他就这样告诉记者:“我这辈子的生活轨迹因为潘火桥的改变而改变。”

  在钟元松的记忆里,小时候的潘火桥附近是世间最热闹的地方,潘火桥北堍是南北向的潘火老街,街两面全是店铺,供销社、早餐铺、药铺、理发铺……应有尽有。

  雨天,撑着油纸伞行走在老街青石板路上的姑娘,正如戴望舒《雨巷》中描写的一般,犹如丁香花带着幽怨和惆怅,毕竟潘火桥、东柯亭、青石路组成的场景已美如画。

  钟元松无暇顾及这些,头脑灵活的他似乎已在人群当中嗅到了商机。当了几年学校代课老师后,钟元松就选择下海经商了。他乘船从宁波大世界水果行运来一箱箱桃子,从横溪农家那里运来一筐筐西瓜,开始在老街路边摆摊做起了水果生意。那个年代,生活水平开始改善,人们开始购买生活必需品以外的东西,水果无疑是最好的调剂品,钟元松因此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后来宁横路拓宽从原本的石板路变成了石子路,老街也拆除了,钟元松就干脆租了路旁新建起来的店面房,除了做水果生意,还领到了出售烟杂副食品的许可证。

  1999年宁横路再次改造桥面拓宽,钟元松的店面房再一次面临拆除,路面改造完成后,钟元松又重新租了几间店面房,扩大了店铺规模。2010年,宁横路再次改造,钟元松才选择关店退休,过起了“夕阳红”老年生活。现在他还是潘火桥社区“芊芊羽艺术队”的队长,8年间他导演了20多台晚会,堪称高产导演。钟元松笑着说,一路走来,他见证了潘火桥的一次次改变,潘火桥也见证了他的大半生。

  D【新起点】

  一个村落是潘火蝶变的缩影

  现在的潘火街道,工业经济领跑鄞州。但回看历史,却不难发现以潘火桥命名的潘火桥村,是潘火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

  历史上的潘火桥村,很长一段时间也是以传统农业为主,解放后一直贯彻执行“以粮为纲”的方针政策发展农业生产,20世纪70年代前,潘火桥村虽有些零星小工业,但开开关 关不成气候,社员分配收入也基本依靠农业生产。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潘火桥村的工业逐步发展起来,而且在竞争中不断壮大,转型升级。据统计,村民收入随村级经济发展逐年提高。

  2012年,潘火街道成立,潘火桥成了潘火街道和中河街道的分界线。潘火桥村的居民在完成拆迁改造后,也正式过起了后村民时代的幸福生活。现在的潘火街道,全年规上工业总产值337亿元,占全区总量的五分之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10.9亿元。

  据了解,现在潘火桥附近紧张施工的原因是因为宁波轨道交通4号线将途经潘火桥,并设点潘火路站。而下一步,潘火街道将继续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的新潘火,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也势必生活得更加幸福和谐。

  【记者手记】

  一座桥,是乡愁,是见证

  刚采访的时候,两位受访者只是简单地聊了下自己对老家的记忆以及这些年在老村里的生活。然而,跟受访者交流老家的一物一景、一街一巷、一桥一河时,他们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这些不就是那些抹不去的乡愁的最好载体吗?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多少次梦回时分,这些景物仍然清晰可见。

  潘火桥依然还在,即使几乎已找不到原本的模样,但是那一抹乡愁总还有些许寄托。跟着历史发展的脚步,潘火桥和这里的人们一起迈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在未来,它必将见证潘火更多的蝶变。